INFOMATION
展览信息


四时花雨——沈伟水墨作品展

 

    “草木敷荣,不待丹碌之采;云雪飞扬,不待铅粉而白……”这是中国画艺术家沈伟的画册扉页上的诗句,也是他艺术之路上铭记的格言,多年来,沈伟以对艺术、宗教的多年学养与透彻的领悟,结合中西方当代艺术的深究和实践,在中国画的世界里体悟着艺术的本真。

 

       


    10月8日,《四时花雨——沈伟水墨作品展》在湖北美术院美术馆大楚画廊开幕,展览展出了沈伟的30余幅水墨花鸟作品。闲逸的雀鸟、遒劲的山石、轻盈的花朵、舒展的枝条……传统的花鸟构成元素在具有当代气息的画面构成中呈现恬静的气息与诗意般的情怀。
    沈伟出生于艺术之家,五岁时就已经拿起毛笔练习书法,十岁时学习金石篆刻,中学时开始接触中国画,然后一直持续到现在,在他看来,艺术之路自然而然。从受家庭的影响走入艺术之门直到现在,中国画艺术于沈伟而言已经成为一个特殊的角色,它已经不能被称做爱好,而是一种生活方式,正如吃饭睡觉一样不能缺少。从最早接触中国画,沈伟便被这一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观念、技法到材料,中国画的所有东西都令他着迷。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绘画与书法、篆刻、读书、品茶、研究历史、收藏古玩一样,都是沈伟生活的组成部分,他说:“中国水墨的核心,始终内含着人文传统中弥散久远的情志与玄想。它以悟道人生的特别方式,进入每一个个人的精神世界的本源。惟其如此,当历史境遇甚嚣尘之上时,我们方能得以在俗世与理想、喧腾与平淡之间做出可能的选择。”
    与不少中国画家不同,沈伟并没有接受美术院校的中国画专业教育,他的选择是美术史论专业。在1996年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美术史论专业并获硕士学位之后,他任职湖北美术学院从事美术史论的研究与教学,其间他又获得美术史博士学位。对于传统应试体系和学院式教育,沈伟觉得这些对于个人的意义并不大,而且从小就开始的绘画训练让他觉得技术从来不是问题。“我是读《芥子园画传》学出来的”,沈伟说,相对于摹仿程式化的表面视觉和单纯的技术性训练,他更愿意去研究艺术的本质,从研读《芥子园画传》中对于中国画技法的阐述开始,沈伟就表现出对于艺术理念与知识的渴求,“知识把我带进入中国画领域,也培养了我最初的思维方式”,与其说是中国画艺术吸引沈伟进入艺术之路,不如说是中国文化让他找到了一种适合自己生活的方式。
在艺术之路上,沈伟从来不满足于艺术呈现的表面效果,而更关注艺术的理论层面,为那些感性的东西寻找到理性的支撑。虽然艺术没有绝对的标准,但沈伟愿意去了解艺术的全部,包括那些技术性规范、绘画材料的运用、审美理论、不同绘画在艺术系统中的位置等。多年来,沈伟游走世界各地,与艺术品零距离接触,几乎观摩了所有的传世中外绘画名作。于是,“中国画”一词对于沈伟而言不再是虚无的概念,而是一个实体,同时也成为适合自身表达的方法论,他懂得如何将那一堆毛笔与颜料运用得更好,更娴熟。深层次的研究也成为其创作的重要背景,并为作品提供深厚的文化底蕴。他说:“你不仅应该知道绘画是用来干什么的,而且还应该知道绘画发生的过程是怎么一回事儿。”
    对于绘画多种技法与材料研究的热爱,让沈伟的中国画呈现多种不同风貌,从工笔到写意,从重彩到水墨,沈伟将自己对中国文化艺术精髓的理解融入对不同材料与技法的再创造之中,体会着其间领悟的乐趣。著名画家钟孺乾总结沈伟书画格法有三:“一为肌理加渲染的“莲”系列,参以构成法,配合手书宋版文字,体新而意古;二是传统工笔花卉,于宋人之外,多有写生妙构,格调秀雅;三是小写意花鸟,大体取法恽南田、任颐诸家而融会贯通,格调精爽妍丽,往往题诗文以揭示意味并完善图式。”
    在艺术界,沈伟还有另一个特殊的身份——艺术评论家,对于当代艺术,他很熟悉也有着特殊的感情,从最早参与“85新潮运动”,到创作了一批新潮的观念性艺术,甚至是装置艺术,再到现在从事当代艺术的梳理与批评,沈伟无疑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参与者与整理者之一。对于艺术个体和群体的关照和思考,让沈伟有了更加系统的艺术判断体系,也让他更加清晰地辨明自己的方向。经过这一过程再回到传统中国画,所呈现的结果必定不是单纯的传统,而是带有当代人视觉因素的融合,比如构图、画面的视觉感、构成方式都被隐约的被现代视觉所渗透,呈现微妙的陌生感。2008年,沈伟创作了《浮像》系列,画面将中国画技法与西方绘画构图方式结合,同时加入当代图式语言,将传统韵味与当代观念完美结合,其间的印刷体题字与深沉肌理感背景都成为时代性艺术符号。

     随着人生阅历的积累,前卫、时尚的视觉与直白的情感宣泄不再成为沈伟的兴趣所在,“艺术家不是思想家,社会也不需要艺术的说教。这个社会需要艺术让人们安静一点,远离嘈杂。”于是,最近几年沈伟完后回归传统,将自己的身心与艺术面貌理性地归于内敛的沉静,对于艺术的观察态度也显得更为宽容。“画如其人”,沈伟的花鸟画体现了画家本人的生活品位与艺术趣味,画面体现出安祥宁静的氛围和境界幽远的文人画气息,就如画中的鸟儿,动感机灵但绝不张扬,又如画中的花朵,华贵秀美但绝不媚俗。
    相比当下的图像艺术,沈伟的作品趋于平静,沈伟说,对于中国画,观者不要试图将它当成一个具有视觉冲击力的东西去看,它只是一个文化现象。“虚张的‘观念’,或许早已替代了自由思考的初衷,它们不该被当作某种修饰而令人不堪地沉郁。相反,作为一种与人的怦动之心息息相关的东西,艺术,最终应该回到我们切实又熟悉的生活中来。”

企业文化

弘扬湖北文化艺术
       促进国际艺术交流

展览信息

服务支持

文化艺术交流
        展览场地出租
        艺术品及其衍生品交易